媒体聚焦
您当前位置是:首页 > 媒体聚焦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经贸关系正常发展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经贸关系正常发展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经贸关系正常发展
字号: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发表日期:2018-06-10  阅读次数:195

现在的问题是,“一带一路”应该走向更务实,更发展的合作和双赢的阶段。现在沿途的许多国家都认为“一带一路”是件好事,但中国真正想做的事情,一些国家仍然不理解,并引起了质疑。加上西方国家的各种宣传,包括地缘政治,它影响了对“一带一路”的理解。因此,我觉得从“一带一路”倡议的第二个五年开始,我们必须更加务实,努力做出数十个标志性项目,而后者的影响自然会问世。与沿线各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关系自然会被揭示出来。企业家的行为是为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贡献。这不是徒劳的事。

  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经贸关系正常发展

中美贸易与“一带一路”的关系。中美贸易关系非常重要。虽然美国不是沿着“一带一路”,但它仍然是世界第一大国,它对“一带一路”的建设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如果中美贸易战爆发,将影响全球地缘政治,扭曲国际经济合作,破坏产业分工,引发全球文化价值观冲突,阻碍全球化进程,影响“一带一路”的实现。和道路“和”五个环节“。中美都可以利用“一带一路”内部合作共赢机制,促进中美关系特别是经贸关系的正常发展。

从长远来看,我认为“一带一路”建设有边界,受到中国国力,生产能力和资金的限制。现在我在这个领域做一个经济模型。在这里,我提出了“一带一路”不是无限扩张的想法。这不是我想要做的。它受边境限制。因为一个国家在一个时期内具有一定的国力,例如可以提供多少贷款和建设能力的规模。

如何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经贸关系的正常发展,并提出以下六点建议。

首先,应该准确定位“一带一路”的推广。建议在提出该倡议后的第二个五年内,将其作为国际合作计划和国际商业模式予以推广。注重经济合作。

二要抓紧“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经济效益和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成本控制。在第一阶段,中国国有企业走出去,更多的是完成国家任务。他们对成本效益会计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他们将来需要特别关注。私营公司尤其如此。项目能否盈利是决定“一带一路”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因为“一带一路”不是经济援助,不是出于政治目的,也不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我们和平发展,经济效益非常重要。

三是及时开展中国固定资产大规模更新,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公司的大规模固定资产更新现在可以为下一轮经济增长提供物质准备。因为固定资产更新通常与技术转型紧密结合。固定资产更新可以按原样更新,也可以以创新形式更新。在当前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的状态下,必须采用后一种方法。在谈到固定资本的更新时,马克思说:“它们不是以原始形式得到补偿,而是以创新的形式得到补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Vol.24,pp.190-191)。美国的许多制造技术都领先于我们。我们可以利用当前的机会从美国购买先进的技术和设备,并加快固定资产更新的资产折旧。加速折旧可以增加设备采购量,增加中国经济增长的后劲。

第四,我们必须按照前面分析的模式,积极推动美国公司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建设。中国企业可以从与美国公司的合作中学到很多东西,并利用“边做边学”的效果来提高技术水平和管理效率。同时,利用美国电子产品和机械产品的建设,贸易平衡。例如,在与美国公司合作建造项目的情况下,三一重工暂时不使用,并且由美国的卡特彼勒使用。虽然后者更贵,但一方面贸易可以更加平衡,另一方面,可以学习先进技术。

第五,我们必须积极寻求机会参与美国国内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特朗普提出,美国有一项5000亿至1000亿美元的建设计划用于基础设施项目,并委托他们的交通部长赵晓兰。赵小兰不久前来了。现在美国的高速公路已经很老了,机场很小,港口将要翻新,谁来建造呢?它最适合中国企业建设,因为中国企业的建设是最具成本效益的。例如,我们是该项目的主体,但我们可以雇用美国工人,使用美国机器和设备,并与美国公司合作。通过这种方式,我们的建筑能力和标准得到了应用,同时缓解了美国的贸易逆差,加强了与美国的经济联系,使我们能够共同努力,实现双赢。当然,它将来会很灵活。例如,中国和美国可以合作建设10条高速公路,9条为利润,10条为美国,名为“中国之路”。 100多年前,由于耿子的赔偿,有一所清华学校。当然,耿子的赔偿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耻辱。现在,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可以积极与美国合作。建设高速公路是一个标志性的项目。当然,我们不会白求彩。我们使用从前九条道路赚来的钱修复第十条道路。这是我的一个想法。这也将加强你与我的合作,进一步推动中美贸易关系的发展。

第六,关于中美贸易平衡,也有人提出建议。中国商务部或非政府组织可以有意识地进行一些海外采购美国产品,这可以满足国内消费需求,同时争取向美国产品转移500亿美元到600亿美元。这样,双方的贸易平衡可以进一步缩小。

总而言之,我提出了以上六点建议。一方面,是推动“一带一路”做好工作,发挥内部合作共赢机制。另一方面,希望中美贸易关系在经历摩擦后保持稳定。在赛道上前进。当前,促进“一带一路”的和平发展符合中国的战略长远利益,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

  谢谢你们!

网上赌博网址中国经济发展与改革研究院副院长陈玉军,商学院教授;本文以国际商务大学“开放发展世界与中美关系研讨会”为基础和经济学于2018年5月26日。记录中的演讲汇编)

         现在的问题是,“一带一路”要走向更加务实、更加注重合作共赢效果的发展阶段。现在很多沿线国家都觉得“一带一路”是好东西,但是中国究竟想要干什么,一些国家还搞不懂,产生了疑虑。再加上西方国家的各种宣传,包括地缘政治等,影响了对“一带一路”的认识。所以,我觉得,从“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第二个五年开始,要更加务实,争取做成几十个标志性项目,后面的效应自然就会出来。与沿线国家的各种促进关系,政治、经济、社会的,自然会显示出来。企业家的行为就是在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贡献。它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经贸关系正常发展

  关于中美经贸和“一带一路”的关系。中美贸易关系很重要。美国虽然不在“一带一路”沿线,但它毕竟还是世界第一强国,对“一带一路”建设有很重要的影响。如果中美贸易战爆发,会影响全球地缘政治,扭曲国际经济合作,破坏产业分工体系,引发全球文化价值的冲突,阻止全球化的进程,影响“一带一路”“五通”的实现。中美双方可以利用“一带一路”内在的合作共赢机制,推动中美关系尤其是经贸关系正常发展。

  从长时期看,我认为,“一带一路”建设是有边界的,它受中国国力、产能、资金的限制。现在我正在做这方面的经济学模型,在此提出这样的观点:“一带一路”不是无限膨胀,不是我想怎么干就能干,它是会受边界制约的。因为一个国家在一个时期都有一定的国力,比如能提供多少贷款、建设能力达到什么规模等。

  如何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经贸关系正常发展,提出以下六条建议。

  第一,对“一带一路”的宣传要准确定位。建议在该倡议提出后的第二个五年,把它作为一个国际合作计划、一个国际商业模式进行宣传推进。重点突出经济合作。

  第二,要高度关注“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经济效益和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成本控制。在第一个阶段,中国国企走出去,更多的是完成国家任务,不够注重成本效益核算,今后需要特别注意。对于民营企业更是如此。项目能否盈利,是决定“一带一路”能否成功的最关键因素。因为“一带一路”不是经济援助,不是出于政治目的,也不是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我们是和平发展,经济效益很重要。

  第三,适时进行中国固定资产大规模更新,推动经济结构调整。现在对企业进行大规模的固定资产更新,可以为下一轮经济高涨提供物质准备。因为固定资产更新一般是同技术改造紧密结合在一起。固定资产更新可以是原样更新,也可以是以革新的形式来进行。在目前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条件下,必须采用后一种方式。马克思在谈到固定资本的更新时说:“它们不是以原来的形式,而是以革新的形式进行补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4卷,第190~191页)。美国很多制造业技术走在我们前面。我们可以利用现在这个时机,尽量采购美国的先进技术和设备,通过加速折旧进行固定资产更新。加速折旧既可增加设备采购,又可增加中国经济增长的后劲。

  第四,要积极推动美国企业按照前面分析的模式参与“一带一路”项目建设。中国企业可以从与美国企业的合作中学到很多东西,利用“干中学”的效应提高技术水平和管理效率。同时,在建设中运用美国的电子产品和机械产品,进行贸易平衡。比如,与美国企业合作进行建设的项目,三一重工的暂时不用,采用美国卡特彼勒的。后者虽然贵一点,但一方面贸易可更平衡一点,另一方面还可学习先进技术。

  第五,要积极寻找机会参与美国国内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特朗普提出,美国有5000亿-10000亿美元基础设施项目建设计划,委托他们的交通部长赵小兰执行。前一段时间赵小兰来了。现在美国的高速公路旧了,机场小了,港口要翻修了,谁来建?由中国企业建是最合适的,因为中国企业建设的性价比最高。比如,我们是项目主体,但可雇用美国的工人,采用美国的机械设备,和美国企业合作建设。这样,我们的建设能力、标准就得到了运用,同时又缓和了美国的贸易逆差,加强了和美国的经济联系,从而可以合作共赢。当然,今后还可以灵活变动。比如,中美可以合作建10条高速公路,9条是要盈利的,第10条可以送给美国,命名为“中国路”。100多年前,曾因为庚子赔款有了清华学堂。当然,庚子赔款对我们来说是耻辱。现在,我们中国经过四十年改革开放,可以主动和美国进行合作,建高速公路就是一个标志性项目。当然我们不是白送的,是用前九条路赚的钱来修第十条路。这是我的一个构想。这样也可以加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合作,进一步促进中美贸易关系发展。

  第六,关于中美贸易差额,也提一个建议。中国商务部或者民间团体可以有意识地做一些美国产品的海外采购业务,这样既可满足国内消费需要,同时又可争取有500亿-600亿转移到美国产品的采购上。这样,两边的贸易差额可以进一步缩小。

  总而言之,我提出以上六条建议,一方面是为促进“一带一路”做得更好,发挥其内在的合作共赢机制,另外一个方面,是希望中美贸易关系在经历过摩擦之后能在比较平稳的轨道上前进。目前推进“一带一路”和平发展,符合中国的战略性长远利益,也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

  谢谢大家!

  (陈甬军,系网上赌博网址中国经济发展与改革研究院副院长、商学院教授;本文根据其在2018年5月26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举行的“开放发展的世界与中美关系研讨会”上的发言记录整理)

         现在的问题是,“一带一路”要走向更加务实、更加注重合作共赢效果的发展阶段。现在很多沿线国家都觉得“一带一路”是好东西,但是中国究竟想要干什么,一些国家还搞不懂,产生了疑虑。再加上西方国家的各种宣传,包括地缘政治等,影响了对“一带一路”的认识。所以,我觉得,从“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第二个五年开始,要更加务实,争取做成几十个标志性项目,后面的效应自然就会出来。与沿线国家的各种促进关系,政治、经济、社会的,自然会显示出来。企业家的行为就是在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贡献。它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经贸关系正常发展

  关于中美经贸和“一带一路”的关系。中美贸易关系很重要。美国虽然不在“一带一路”沿线,但它毕竟还是世界第一强国,对“一带一路”建设有很重要的影响。如果中美贸易战爆发,会影响全球地缘政治,扭曲国际经济合作,破坏产业分工体系,引发全球文化价值的冲突,阻止全球化的进程,影响“一带一路”“五通”的实现。中美双方可以利用“一带一路”内在的合作共赢机制,推动中美关系尤其是经贸关系正常发展。

  从长时期看,我认为,“一带一路”建设是有边界的,它受中国国力、产能、资金的限制。现在我正在做这方面的经济学模型,在此提出这样的观点:“一带一路”不是无限膨胀,不是我想怎么干就能干,它是会受边界制约的。因为一个国家在一个时期都有一定的国力,比如能提供多少贷款、建设能力达到什么规模等。

  如何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经贸关系正常发展,提出以下六条建议。

  第一,对“一带一路”的宣传要准确定位。建议在该倡议提出后的第二个五年,把它作为一个国际合作计划、一个国际商业模式进行宣传推进。重点突出经济合作。

  第二,要高度关注“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经济效益和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成本控制。在第一个阶段,中国国企走出去,更多的是完成国家任务,不够注重成本效益核算,今后需要特别注意。对于民营企业更是如此。项目能否盈利,是决定“一带一路”能否成功的最关键因素。因为“一带一路”不是经济援助,不是出于政治目的,也不是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我们是和平发展,经济效益很重要。

  第三,适时进行中国固定资产大规模更新,推动经济结构调整。现在对企业进行大规模的固定资产更新,可以为下一轮经济高涨提供物质准备。因为固定资产更新一般是同技术改造紧密结合在一起。固定资产更新可以是原样更新,也可以是以革新的形式来进行。在目前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条件下,必须采用后一种方式。马克思在谈到固定资本的更新时说:“它们不是以原来的形式,而是以革新的形式进行补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4卷,第190~191页)。美国很多制造业技术走在我们前面。我们可以利用现在这个时机,尽量采购美国的先进技术和设备,通过加速折旧进行固定资产更新。加速折旧既可增加设备采购,又可增加中国经济增长的后劲。

  第四,要积极推动美国企业按照前面分析的模式参与“一带一路”项目建设。中国企业可以从与美国企业的合作中学到很多东西,利用“干中学”的效应提高技术水平和管理效率。同时,在建设中运用美国的电子产品和机械产品,进行贸易平衡。比如,与美国企业合作进行建设的项目,三一重工的暂时不用,采用美国卡特彼勒的。后者虽然贵一点,但一方面贸易可更平衡一点,另一方面还可学习先进技术。

  第五,要积极寻找机会参与美国国内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特朗普提出,美国有5000亿-10000亿美元基础设施项目建设计划,委托他们的交通部长赵小兰执行。前一段时间赵小兰来了。现在美国的高速公路旧了,机场小了,港口要翻修了,谁来建?由中国企业建是最合适的,因为中国企业建设的性价比最高。比如,我们是项目主体,但可雇用美国的工人,采用美国的机械设备,和美国企业合作建设。这样,我们的建设能力、标准就得到了运用,同时又缓和了美国的贸易逆差,加强了和美国的经济联系,从而可以合作共赢。当然,今后还可以灵活变动。比如,中美可以合作建10条高速公路,9条是要盈利的,第10条可以送给美国,命名为“中国路”。100多年前,曾因为庚子赔款有了清华学堂。当然,庚子赔款对我们来说是耻辱。现在,我们中国经过四十年改革开放,可以主动和美国进行合作,建高速公路就是一个标志性项目。当然我们不是白送的,是用前九条路赚的钱来修第十条路。这是我的一个构想。这样也可以加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合作,进一步促进中美贸易关系发展。

  第六,关于中美贸易差额,也提一个建议。中国商务部或者民间团体可以有意识地做一些美国产品的海外采购业务,这样既可满足国内消费需要,同时又可争取有500亿-600亿转移到美国产品的采购上。这样,两边的贸易差额可以进一步缩小。

  总而言之,我提出以上六条建议,一方面是为促进“一带一路”做得更好,发挥其内在的合作共赢机制,另外一个方面,是希望中美贸易关系在经历过摩擦之后能在比较平稳的轨道上前进。目前推进“一带一路”和平发展,符合中国的战略性长远利益,也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

  谢谢大家!

  (陈甬军,系网上赌博网址中国经济发展与改革研究院副院长、商学院教授;本文根据其在2018年5月26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举行的“开放发展的世界与中美关系研讨会”上的发言记录整理)

媒体聚焦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100872 ) 邮箱:ruc82500280@sina.com
电话:(办公室)010-82500279 010-82500280 (科研项目部) 010-82503173 (培训部)010-82613917 13910189676 传真:010-82509079
手机赌博网站-网上赌博网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升星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