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春
您当前位置是:首页 > 学者观点 > 刘元春
刘元春:市场预期逆转缘于政治经济周期底部已现
刘元春:市场预期逆转缘于政治经济周期底部已现
刘元春:市场预期逆转缘于政治经济周期底部已现
字号:
来源:《证券日报》2016年4月23日  发表日期:2016-11-09  阅读次数:3194

不能仅仅从市场逻辑上看待中国经济的逻辑

如果我们只是在3月份解释经济数据本身,那么中国经济的谨慎乐观仍然充满了强烈的不确定性。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主导中国经济逻辑的政治和经济逻辑,我们可能会看到不同的情况。从政治经济周期来看,中国经济已达到触底反弹的阶段。为什么?有几个方面需要注意:

首先,地方政府的行为模式发生了变化,地方财政支出大幅增加,达到17.4%。目前,整个政府的动态结构已发生变化。今年,当地政府正在全力以赴。经常出现的经济衰退,除了一系列外部原因,内部产能过剩和资金原因外,最关键的原因是中国处于政治周期的转折点。

其次,财政和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已经开始回归。一方面,去年被定位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去年4月30日之后,需要一个更积极的财政政策。然而,去年的财政存款和机构存款仍然很高,他们不能花钱和花钱。但是,今年固定资产投资预算中的资金增长速度非常快。也就是说,积极的财政政策已经开始掌握,并且有一种传播机制。另一方面,去年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但实际上稳健的货币政策并不稳定,特别是前三季度,整个融资条件和财务状况都收紧,是什么原因?一方面,信贷的乘数效应大大收紧,资本流动的影响急剧收紧,更重要的是,没有好的方法将资金渗透到实体经济中。从今年的数据来看,第一季度固定资产来源银行贷款同比增长13.7%,增幅近12个百分点。去年的情况如何? M2可以增长13%,但固定资产信贷资金来源仅增长6%-7%,也就是说,资金无法达到,因为资金尚未挖掘,项目没有被引导,最后,当流动性溢出时,它将遍布各处。继续。今年货币政策的思路已经调整,这改变了过去简单的洪水措施,但是通过项目挖掘和财政开放的方式。

第三,更重要的是,今年是关键的一年。整个政府运营中心已从传统的政治反腐和行政体制改造转向大规模的民生和经济转型。因此,第一个信号是,自去年8月以来,反腐败和反腐败方面已经通过了党员纪律处分的四个分类原则,标志着从体育反腐到制度反腐的过渡。因此,许多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改变自己的行为。二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把提高各界人士的积极性作为实质改革的核心。所以简单看一下今年,似乎“三去一滴一补”是改革的重点,但真正提高各行各业的积极性是关键。因此,在中央政府发布的各种文件中,对选择愿意改革和改革的人才的需求很大,改革者需要改革和考验错误的空间,并要求各级精英有这样的责任。 。所以这个信号很清楚。

从十八届五中全会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到今年的“两会”,大家都真的觉得改革已经开始迈出坚实的一步。一旦采取这种步伐,只要中国人民的积极性能够真正投入到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中,整个经济前景的悲观情绪就会从根本上扭转。

因此,最简单的结论之一,最近市场预期的逆转,源于中国政治和经济周期的底部,乐观来自整个政治和经济结构的乐观情绪。从政治经济周期的角度来看,经济的底部比预期的要早。从经济本身的逻辑来看,从库存周期,房地产周期,投资周期,世界周期,还有很多波动,甚至一些地方的重大问题,未来的动荡是无法避免的,但也没有必要担心。此外,中国经济的逻辑绝不能纯粹来自市场逻辑。

TR

中国经济的逻辑千万不能单纯地从一种市场逻辑来看

 

如果简单地从3月份的经济数据本身进行解读,中国经济的审慎乐观还是充满强烈的不确定性。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就是主导中国经济逻辑的政治经济逻辑来看,可能会看到不同的情况,从政治经济的周期来看,中国经济已经到了触底反弹的阶段。为什么?有几个方面需要关注:

 

第一,地方政府的行为模式发生变化,地方的财政支出出现大幅度增长,为17.4%。目前整个政府的一种动力结构已经改变。今年地方政府在如火如荼地上马项目。原来经常讲的经济下行,除了一系列的外部原因、内部的产能过剩以及资金原因以外,最关键的原因是我国处于政治周期的一个拐点。

 

第二,财政、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开始有所回归。一方面,去年定位的就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并且在去年4月30号之后,要求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但是去年财政存款、事业单位存款居高不下,有钱花不出去,有钱不花。但是今年固定资产投资里面预算内的资金上涨非常快。也就是积极财政政策开始有抓手,有了一个传导的机制。另一方面,去年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实际上稳健的货币政策不稳健,特别是前三季度,整个融资条件和金融条件是收紧的,原因是什么?一方面是信贷的乘数效应大幅度紧缩,资金流动效应大幅度紧缩,更重要的就是没有一种很好的途径使资金向实体经济渗透。今年看数据就会发现,一季度固定资产资金来源的银行贷款同比增长了13.7%,提高近12个百分点。去年是什么状况?M2能够增长13%,但是固定资产信贷资金来源只增长6%-7%,就是钱到不了位,因为财政没有挖沟,项目没有引导,最后流动性一泼出去,就会到处蔓延,渗不下去。今年货币政策的思路有所调整,改变了过去简单的大水漫灌投放的举措,而是通过项目挖沟、财政开渠这样一种方式进行投放。

 

第三,更为重要的是今年是关键之年,整个政府运转中心,从传统的政治反腐、行政体系重构的思路上,开始大规模地转向民生和经济。因此看到的信号,第一个是去年8月份以来,反腐倡廉方面通过了党员纪律处分的四类分类原则,标志着从运动式反腐逐步向制度性反腐进行转变。因此,很多地方政府已经开始转变自己的行为方式。第二个是十八届五中全会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提高各个阶层的积极性,作为真正改革的核心。所以简单看,今年好像 “三去、一降、一补”是改革的重点,但是真正提高各阶层的积极性是关键。因此,现在中央所出台的各种文件里面都会强烈地提出不拘一格选拔出愿意改革、能够改革的人才,要求给改革者以改革试错的空间,要求各级精英要有这种担当的责任。所以这个信号很明确。

 

从十八届五中全会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到今年的“两会”,大家很真切地感受到改革已经开始迈出坚实的步伐。这个步伐一旦迈出,只要中国人民的积极性能够真正地投入到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中,这样整个经济前景的悲观性就会发生根本性扭转。

 

因此,一个最简单的结论,最近市场预期的逆转,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政治经济周期底部已现,乐观来自于对于整个政治经济格局的乐观。从政治经济的周期来看,经济的底部比预期要来得早一点。从经济自身的逻辑看,从库存的周期、房地产周期、投资周期、世界周期来讲,还有很多波动,甚至还会出现一些局部的重大问题,未来的动荡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大可不必担心。另外,中国经济的逻辑千万不能单纯地从一种市场逻辑来看。


中国经济的逻辑千万不能单纯地从一种市场逻辑来看

 

如果简单地从3月份的经济数据本身进行解读,中国经济的审慎乐观还是充满强烈的不确定性。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就是主导中国经济逻辑的政治经济逻辑来看,可能会看到不同的情况,从政治经济的周期来看,中国经济已经到了触底反弹的阶段。为什么?有几个方面需要关注:

 

第一,地方政府的行为模式发生变化,地方的财政支出出现大幅度增长,为17.4%。目前整个政府的一种动力结构已经改变。今年地方政府在如火如荼地上马项目。原来经常讲的经济下行,除了一系列的外部原因、内部的产能过剩以及资金原因以外,最关键的原因是我国处于政治周期的一个拐点。

 

第二,财政、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开始有所回归。一方面,去年定位的就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并且在去年4月30号之后,要求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但是去年财政存款、事业单位存款居高不下,有钱花不出去,有钱不花。但是今年固定资产投资里面预算内的资金上涨非常快。也就是积极财政政策开始有抓手,有了一个传导的机制。另一方面,去年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实际上稳健的货币政策不稳健,特别是前三季度,整个融资条件和金融条件是收紧的,原因是什么?一方面是信贷的乘数效应大幅度紧缩,资金流动效应大幅度紧缩,更重要的就是没有一种很好的途径使资金向实体经济渗透。今年看数据就会发现,一季度固定资产资金来源的银行贷款同比增长了13.7%,提高近12个百分点。去年是什么状况?M2能够增长13%,但是固定资产信贷资金来源只增长6%-7%,就是钱到不了位,因为财政没有挖沟,项目没有引导,最后流动性一泼出去,就会到处蔓延,渗不下去。今年货币政策的思路有所调整,改变了过去简单的大水漫灌投放的举措,而是通过项目挖沟、财政开渠这样一种方式进行投放。

 

第三,更为重要的是今年是关键之年,整个政府运转中心,从传统的政治反腐、行政体系重构的思路上,开始大规模地转向民生和经济。因此看到的信号,第一个是去年8月份以来,反腐倡廉方面通过了党员纪律处分的四类分类原则,标志着从运动式反腐逐步向制度性反腐进行转变。因此,很多地方政府已经开始转变自己的行为方式。第二个是十八届五中全会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提高各个阶层的积极性,作为真正改革的核心。所以简单看,今年好像 “三去、一降、一补”是改革的重点,但是真正提高各阶层的积极性是关键。因此,现在中央所出台的各种文件里面都会强烈地提出不拘一格选拔出愿意改革、能够改革的人才,要求给改革者以改革试错的空间,要求各级精英要有这种担当的责任。所以这个信号很明确。

 

从十八届五中全会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到今年的“两会”,大家很真切地感受到改革已经开始迈出坚实的步伐。这个步伐一旦迈出,只要中国人民的积极性能够真正地投入到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中,这样整个经济前景的悲观性就会发生根本性扭转。

 

因此,一个最简单的结论,最近市场预期的逆转,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政治经济周期底部已现,乐观来自于对于整个政治经济格局的乐观。从政治经济的周期来看,经济的底部比预期要来得早一点。从经济自身的逻辑看,从库存的周期、房地产周期、投资周期、世界周期来讲,还有很多波动,甚至还会出现一些局部的重大问题,未来的动荡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大可不必担心。另外,中国经济的逻辑千万不能单纯地从一种市场逻辑来看。


学者观点
刘元春
简介详情查看>>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100872 ) 邮箱:ruc82500280@sina.com
电话:(办公室)010-82500279 010-82500280 (科研项目部) 010-82503173 (培训部)010-82613917 13910189676 传真:010-82509079
手机赌博网站-网上赌博网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升星时代